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列车性爱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列车性爱
在餐车里,爱袜母子遇到了英国的张伯伦大夫。张伯伦大夫是有名的医生。

  爱袜母子就和他坐在一个桌,坐他对面。

  餐桌上是令人垂涎三尺的法国大餐。爱袜一边品尝着法国牡蛎,一边愉快地和张伯伦大夫交谈着。

  爱德华。张伯伦,英国名医,四十余岁,满头银发,从相貌上看,显得非常睿智。

  他们正在边吃边聊,一个妇人走了过来,站在张伯伦身边:「哟,亲爱的张伯伦大夫,怎么又碰到你啦?」爱袜见那妇人时,约六十余岁,身高约1米67,长得颇为性感,尤其是她那对大乳房颇为引人注目。

  这个大乳细腰的妇人就是女记者苏菲娅了。

  她穿着灰色白衬衣,灰色短裙,肉色裤袜奶白色皮凉鞋,非常性感。

  她的白衬衣上面的扣子解开着,露出深深的乳沟,随着她的脚步,两只大乳房沉重地颤动着。

  她就是张伯伦的母亲,多年前与张伯伦秘密结婚,后又离婚,后又结婚,后再离婚。在外人看来,只知道她们母子闹别扭,岂不知她们已是离婚两次的前夫妻了。

  爱袜不知这个性感老妇是谁,说是张伯伦母亲吧,说话语气又有些轻佻,莫非是他情妇?爱袜吃不准,便收起笑容,朝汉斯递了个眼色,安静地专心进餐。

  张伯伦大夫继续用餐,边吃边说:「是啊,又碰到您了。」他转向爱袜:「跟你们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母亲苏菲娅,女记者。」爱袜礼貌而冷淡地打了个招呼。心想,看他们之间的关系有点蹊跷,这对母子说不定和自己一样,是乱伦的。

  现在母子乱伦不少,这也没什么。

  苏菲娅朝爱袜打了个招呼,拉着张伯伦说:「快去你车厢,有事对你说。」张伯伦道:「总得让我把饭吃完吧。」苏菲娅不容分说,拉起张伯伦就走。

  和苏菲娅一样,张伯伦也住在二等车厢的一个包间里。二等车的包厢比一等车爱袜她们的包厢小一些。

  进了包间,苏菲娅锁了门。张伯伦道:「亲爱的妈妈,让我现在就脱裤子,就不怕我着凉?」苏菲娅每次离开儿子后都很快就会想他,想被他奸污,这次分手大半年了,她想得不行,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  她站到儿子面前,脱掉皮凉鞋,面对坐在床上的张伯伦,抬起一条美腿,把袜莲伸给儿子。她知道,这是张伯伦无法抵御的。

  苏菲娅穿着肉色丝袜的大腿和她的袜莲非常性感。

  果然,张伯伦立即改变了刚才的不合作态度,他捧起母亲的性感袜莲,使劲地嗅那袜尖。苏菲娅丝袜上淡淡的骚味被张伯伦深深吸入大脑,令他阳具暴起!

  他撩起苏菲娅的短裙一看,不出所料,母亲穿的是肉色无裆裤袜,大丛黄褐色的阴毛从裤袜的空裆里伸出来,十分茂密。张伯伦脱掉母亲的短裙,苏菲娅抬着腿,十分配合。张伯伦起身,也脱掉自己的裤子,将母亲挤到墙上,抬起母亲一条美腿,将长长的阳具捅入母亲的屄眼。苏菲娅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。

  张伯伦一边将长茎朝母亲屄里连连捅入,一边和母亲热烈亲嘴。

  大半年没被儿子蹂躏的苏菲娅此时终于被儿子捅入,她浑身发热,激动得屄水直流,奶头发痒。

  苏菲娅上身穿着白衬衣,下身只穿着一付肉色无裆裤袜,被儿子挤在墙上猛操。张伯伦一边操母并和她亲嘴,手也没闲着,热烈揉摸母亲的大乳房。苏菲娅痒得连连发出低低的吼声。

  张伯伦继而叼住母亲的褐色大奶头,尽情吮吸。苏菲娅痒得「哎呀,哎呀」叫个不停。她的大奶头非常敏感,经常会发痒,希望被男人啃。此时苏菲娅情欲发作,两只大奶头直直地撅起,象是在勾引她儿子去啃她们。

  苏菲娅的褐黄色长发长长地披散下来,显得非常性感。儿子的大阳具长长地顶在她的屄眼里,顶得她屄里很涨。她连声低吼。

  苏菲娅的白衬衣全被解开了,她的一只大乳房沉重地垂下来,另一只则被儿子托在手里尽情揉摸。

  张伯伦一手托着母亲的大乳房,一手抬起母亲的一条美腿,嘴里叼着母亲的大奶头,同时把长长的阳具朝母亲屄里拼命地顶。

  苏菲娅的叫声越来越大,到后来渐渐从低吼变成嚎叫。

  张伯伦捅得兴起,将长阳从母亲屄里拔出,然后,迫使母亲撅着屁股,弯腰扶床而立。

  他从后面欣赏着母亲的屁股。苏菲娅乳房大,屁股也大,她穿着肉色无裆裤袜的屁股,十分浑圆。苏菲娅的大丛黄色阴毛从裤袜的空裆里伸出,从空裆里可以看到她两大片阴唇之间的阴洞正在往外流着淫汁。

  张伯伦阳具硬着,走到桌边,从桌上的手术箱里取出一把小剪刀,然后走回苏菲娅屁股后头,将苏菲娅大丛阴毛剪下一撮,之后,他拿着苏菲娅这撮阴毛,去撩拨她那淫汁正浓的屄眼。苏菲娅被弄得痒得大声嚎叫,忍不住不停地扭动着大屁股。

  此的苏菲娅就是一条尽情发骚的老母狗,就等着被儿子狠操。

  张伯伦见到性感老娘的淫态,阳具更硬更大。他挺着阳具,朝裤袜空裆里的老娘屄里一插到底。苏菲娅的子宫被儿子狠插,疼得失声嚎叫起来。张伯伦连续狠捅,苏菲娅惨叫不绝。她的两只大乳房垂在她的身下,随着张伯伦顶她的动作而不停晃动,分外性感。

  苏菲娅弯腰扶着床,被儿子从她身后猛顶。张伯伦从面揪住她的褐黄长发,迫使她抬起头,从她的面部表情上,可以看出她被操得非常痛苦。苏菲娅断断续续地嗷嗷嚎叫着:「爱德华……操…操死我……操死妈妈……嗷…嗷……嗷……嗷……」张伯伦低声骂道:「母狗!」发力狠操。

  老屄被操得又疼又痒的苏菲娅,如同多少次被儿子蹂躏一样,虽然疼痛,但仍盼着儿子狠狠操她。儿子十三岁起就开始操她,操了她近三十年了,不知操了她多少次了。苏菲娅是个天生的淫妇,她觉得被儿子操比被别的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操更刺激,想想看,这是从自己屄里出去的儿子在插她的屄啊!她每次被儿子操,都被操得如同发情的母狗一般。

  张伯伦长长的粗硬阳具深深插入母亲的老屄里,把母亲的屄眼塞得满满的,他一次次地捅入,抽出,阳具抽出时,粘满了母亲老屄里的白沫。

  苏菲娅虽说上了年纪,但皮肤仍然很紧,身体看上去仍非常性感,尤其是她的大乳房,使得她在街上仍有着不低的回头率。张伯伦看着妈妈性感的身体,听着妈妈痛苦的嚎叫,再也控制不住了,禁不住精液狂奔,他低声叫着:「妈妈,我爱你!」将精液往妈妈屄里尽情射去!

  张伯伦射尽了精液,压在妈妈身上。苏菲娅哪里经得起他压迫?被他压得上半身趴在床上,母子俩喘作一团。

  喘息渐渐平息,苏菲娅道:「爱德华,你已经多少次把精液射入妈妈身体里了?」张伯伦答:「数不清了。」苏菲娅道:「你十三岁就开始插妈妈了。」张伯伦诚恳地说:「如果不插妈妈,不是妈妈安抚我体内的骚动,我怎么能平静地度过青春期呢?又怎么能完成学业,成为医生呢?妈妈,谢谢你!谢谢妈妈!」苏菲娅叹道:「你已经和妈妈离了两次婚了,没有你吧,又想被你插,和你在一起吧,又闹离婚。」张伯伦现在却不想谈论与母亲结婚离婚这个话题,此时,他看着妈妈穿着丝袜的美丽的大腿和性感的袜莲,咽着口水:「妈妈,我十三岁时,偷着闻了你丝袜多少次啊!所以后来终于按捺不住,把妈妈奸了。」说着,他从妈妈身上爬起来,扒下妈妈的高跟皮凉鞋和肉色无裆裤袜,使劲地嗅那肉色裤袜。

  母亲丝袜的异香,深深刺激了张伯伦的兽性,他阳具又硬了起来。

  这时,苏菲娅已爬上了床,翻过身来躺在床上。张伯伦捉住母亲的香莲,贪馋地吮吸她每根玉趾,舔她每个隐密而光滑的趾缝,舔她那深弯而敏感的脚心,舔她那光滑的脚后跟。

  苏菲娅躺在床上,抬着一条美腿,供儿子舔她香莲。看得出她是极熟悉这种玩法了,饶是如此,她也被儿子玩得痒得受不了,挣扎着想把香莲从儿子手里挣脱出来。但张伯伦紧紧抓住母亲的香莲,使她根本无法挣脱,她只好忍受着,痒得忍不住地叫唤:「别玩妈妈脚了……爱德华……弄得妈妈……痒…痒啊……」张伯伦反而越玩越起劲了。

  玩了很久,他才放下母亲的女脚,扑上去,捏弄妈妈的大奶头。苏菲娅的奶头很性感,被儿子捏弄得痒得受不了,胯下淫汁不断流出。

  张伯伦见妈妈那大乳房实在诱人,按捺不住,张开两只魔爪,使劲地抓妈妈的大乳房,苏菲娅的大乳房被抓得又疼又痒,忍不住大声喊叫起来。

  张伯伦觉得妈妈的喊叫声实在刺激,便扛起妈妈两条美腿,再次将阳具捅入妈妈的屄眼。

  扛着母亲的美腿此时此刻,张伯伦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想把母亲捅死!他狠命地捅着,苏菲娅被儿子捅得拼命地尖叫。她的尖叫声更加刺激了儿子的兽性,他捅得更加凶狠!

  老淫妇苏菲娅尖叫着,连续数次达到高潮。

  渐渐地,她的淫汁流尽了。张伯伦仍在不知疲倦地猛插。苏菲娅的老屄被摩擦得很疼,渐渐肿胀起来。她痛苦地嚎叫着,忍受着儿子的粗暴蹂躏。

  张伯伦把母亲的两只女脚握在手里,向妈妈的屄眼发起最后冲刺。

  他使劲地捏着妈妈的女脚,疯狂顶撞母亲的子宫。苏菲娅疼得连声哭叫。

  在母亲的哭叫声中,张伯伦大夫崩溃了,憋足了劲的精液决堤而出,再度射入母亲的屄眼。

  母子俩躺在床上,久久地喘息着。良久,苏菲娅才缓过劲来,她将儿子搂在怀里,悠悠说道:「爱德华,你太勇猛了,妈妈真吃不消你啊。」


  【完】